Categories > Anime/Manga > Ai Yori Aoshi > Goodbye , friend 再見亦是朋友

第+七集 Volume 17

by hiltonleo 0 Reviews

Category: Ai Yori Aoshi - Rating: G - Genres: Horror - Characters:  - Warnings: [!] [V] [?] - Published: 2008/07/27 - Updated: 2008/07/27 - 0 words

<<
一巴、兩巴、三巴……二十巴掌,終於把李偉德摑醒。偉德醒來時一片,待影象稍為清時,他面前己出現了一個猙獰的古代中國娃娃,他想動,但他顯然己被挷着,雙手、雙腿也動彈不得。他異度驚恐的說:「我知…我知你是陳軒唯,快放了我,否則我報警!」「報警?用口報,還是用臉報?」娃娃用變態的語調說。偉德大叫﹕「救命!救命啊!」軒唯說:「沒有人來救你啊!」軒唯再用得意的語調、扭曲的面孔、奇異的笑容再說:「沒有人來救你啊!你的樣子很慌張啊,我從末見過你這樣慌張的!」接着,軒唯發出一聲冷笑。李偉德已知道軒唯己變態,偉德就如一隻兔子,正在哀求獅子饒他一命的說:「我不再玩你了,你先放了我,你先放了我,好嗎?」娃娃立即像發了狂的扯住他的頭髮狠狠的說:「你知不知道,那天你播給我聽王蜂和你的談話內容之後,發生了一樁意外啊!想不想知發生什麼事?」這時,他還是扯着偉德的頭髮,隨即用凌厲的聲音說:「我祖母死了!」這句話,令原本驚恐的偉德突然皺起眉頭,變得有些悔疚。他柔弱的說:「我並不知道。」娃娃顯然己墮入自己的世界,根本聽不到他的句子,娃娃再道:「我不知道是誰說出去的,但一定是你或者王蜂,竟然連我的背景也講出去?我好公平的,十一時三十分,我約了王蜂,我也會好好的懲治他,現在還剩下十分鐘。」他忽然鬆開了握着偉德頭髮的雙手,異度平靜的接道:「你想我怎樣懲治你啊。」軒唯向那個麻布袋走去,拿出了一塊木板,按着特定的速度向偉德走去……
二○○八年七月二十五日星期五晚上十一時三十分
王蜂己到。但在來球場時,他叫了畢可情在背後跟着他,一發現不妥便報警,事關昨天早上,在軒唯於海濱長廊那時,王蜂買早餐吃碰到了可情,可情更說出軒唯當夜在公園的怪異行為,令他倆有所協定,在緊急關頭便報警處理。一同出發的有兩個人,現在進入球場的只有王蜂一人。陳軒唯己脫下面具,坐在看台上,王蜂好不辛苦才發現了他,王蜂坐在他身旁,用柔和而帶着內疚的語氣道:「軒唯,你約我出來,有什麼事啊。」軒唯用特別緩慢的語速柔和的說:「我是不是你最好的朋友?」王蜂垂下頭來,好不容易才開口說:「但…但我曾經和偉德害過你。」「不要緊,你害我,我只會傷心,但你知不知道那次我知道你和偉德的所作所為後,我回家發脾氣,又衝出家中,不斷狂奔,祖母跟在我背後,我衝出了碼路,接着便發生了一樁慘劇,祖母…死…了。」這時,軒唯己落淚,王蜂也落淚。忽然間,軒唯再次嚴肅起來,嚴肅的說:「本身,我還未崩潰的!」這時軒唯己開始變得恐怖,目光也尖銳起來,輕輕的說:「但有人連我的家庭背景也講出去,我最重視家庭,竟然把我背景講出去,你認為是誰做的?」他的目光立即轉向王蜂,王蜂己露出了極其後悔的神情,深感歉意的說:「對不起,但並不是我講出去的。」軒唯道:「已經不再重要了,最近,祖母報夢給我,她要我報仇。」他瞪着王蜂接道:「你認為我應該怎樣做?」「你們是間接殺死我祖母的兇手…本身我也不想走到這部的,但當我知道你們把我身世說出後,我真的接受不到!我真的接受不到啊!加上是祖母叫我報仇的,所以即使我不知道你倆是何人講出去的也不緊要,因為我決定要幫祖母報仇,算清這筆賬!」王蜂道:「但真的不是我講出去的。」軒唯就像己到絕路的說:「即使不是你,祖母的死,你都要負責。是祖母叫我替天行道的!」接着,他起身,原來他坐着的是一把菜肉刀!
<<
Log in to rate and review this story

Log in!




Register Lost password

Filter

You won't see stories with a lower score when you browse or search. Log in to adjust filter.
0

 

Featured Story

Site Stats

  • Authors: 608992
  • Stories: 40302

Recent Stori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