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ies > Anime/Manga > Ai Yori Aoshi > Goodbye , friend 再見亦是朋友

第十二集 Volume 12

by hiltonleo 0 Reviews

Category: Ai Yori Aoshi - Rating: G - Genres: Drama - Characters:  - Published: 2008/07/27 - Updated: 2008/07/27 - 0 words

<<
>>
十天已過,大考己結束,軒唯自知表現不俗,便和可維,子俊等去踢球,吃飯。又到夜晚,約近凌晨,黄姨姨已熟睡,陳軒唯如在五六日前一樣,到凌晨一時時,感到緊張,焦慮,他好不容易才能入睡。
這兒有紅色的海,紅色的海有一張紅色的臉浮上水面,整個畫面都是紅色的!
祖母說:「你不可讓我這樣死去的!不可讓我這樣死去的!不可讓我這樣死去的!你不可讓我這樣死去的!你不可讓我這樣死去的!」軒唯道﹕「妳想我怎樣辦啊,你究竟想我怎麼辦?究竟想我怎麼辦?」祖母激動的說:「要不是他倆害你,你便不會失去我,我便不會死去,我便不會死去!你,你一定要幫我,幫我懲治這些法律制裁不到的賤人啊!」祖母愈走愈遠,消失於紅海中。
再次驚醒的是陳軒唯,他,沒有驚動黃姨姨,他很冷靜,他好像在思索中,又似是發呆,他撥號二六七四九七○三給可情,軒唯緊張的說:「可情,不好意思啊,那麽夜還打擾妳,我有件很重要的事要講,兩點,和黃公園見,好嗎?」可情無奈的道:「好吧!」
和黃公園。靜,靜得鴉雀無聲,卻有蟬鳴!在偏辟一角,陳軒唯拉了畢可情入來,軒唯顯得有些恐怖的說:「可情!我發惡夢,日日如是,我遲早捱不住,我遲早捱不住的!」畢可情有些害怕的說:「你沒什麼事嗎?」軒唯已有些要發作的感覺,仍粉飾着自己的情緒說:「王蜂雖己出院,但他害我啊,他害我啊,我已失去了這個真心朋友,我只剩下妳唯一一個真心支持我的人,我只好找妳的了。」畢可情說:「考試期間你也很冷靜的,為何現在會。」她還未說完,軒唯便如狼似虎的向可情吻去,雙手抱着她的背部,然後壓着她的心口,直迫牆角,可情發出欲逃出身天的叫聲,但已成猛虎的軒唯一直激吻,沿着她的耳垂吻至頸側,忽然,可情有一股不知從何而來的氣力,把他推開後即說:「你瘋了嗎?」軒唯一臉迷惘的說:「你明明說會陪我走過每一段路的,難道你忘記了嗎?」可情忽忙道:「當天,我只是想安慰你,我並不知你竟會錯意。」可情接道:「我不是已經一早向你講過我們是沒可能的了嗎?」軒唯問:「何時!」可情說:「難道你己忘記了情信的事件了嗎?」接着,她便神色慌張的走了。軒唯沉默了一回,終於想起那件事,忽然他心頭一震似的,他己想起陷害自己的,又是自己以為是諍友的王蜂和李偉德,他對着無情的蒼天說:「個個都害我!」
清晨,軒唯已回黃姨姨的家,他在被窩中,他不想任何人發現他不妥的跡象。
王蜂出院己有三天,就在月尾,班內將會有最後一次的聯誼活動,而今午,李偉德賜電予王蜂。偉德說:「既然己露了餡,繼續玩他吧!」王蜂亳不經心的說:「哼,玩?自從你被踢出校隊後,你根本想害他,是害死他啊,我以前錯過,我不會再害他了。」偉德輕浮的道:「好!你不玩,我玩,當年若非我倆教他踢球,他有今日?現在得勢便忘本,一定是他在趙洛新面前說三道四,我才弄得如此下場,正仆街,你仁慈,你看破紅塵是你的事,總之,聚會那天,等着瞧吧!」王蜂冷靜地說:「我以前只懂計較,只覺得自己得不到伯樂,便把所有感竟歸究於軒唯身上。但,直至我撞車後,我才思考一個我重末想過的問題,軒唯到底有沒有用心害我?是否我妒忌他較幸運,而認為他暗中害我,這全是自己無憑無據的臆測?這些問題你大概设有想過吧。」偉德泠言道:「你傻了,車子衝壞了你的腦袋啊!」接着,他發出幾聲泠笑,便掛了線。
掛線後,家中的偉德發出陰森、恐怖的微笑。他詭袐得來,有點歹毐,歹毐得來,有點令人摸不透他心中所想之狀。
<<
>>
Log in to rate and review this story

Log in!




Register Lost password

Filter

You won't see stories with a lower score when you browse or search. Log in to adjust filter.
0

 

Featured Story

Site Stats

  • Authors: 603402
  • Stories: 40299

Recent Stories